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正司局级事业单位

西部大开发有关改革开放经验

  •   发布时间:2018-11-13 14:41:22
  • 分享到:

一、深入推进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

    建设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是党中央、国务院面向新时期、新形势作出的重大部署,是完善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深入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和西部大开发的先手棋。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和《国务院关于加快沿边地区开发开放的若干意见》等文件,相继批准设立广西东兴和凭祥、云南瑞丽和勐腊(磨憨)、内蒙古满洲里和二连浩特、黑龙江绥芬河(东宁)7个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有关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按照改革先行、突出重点、管控底线的工作思路,坚持政府引导、企业参与、社会联动、开放合作的运作机制,加强组织领导,完善体制机制,坚持规划先行,确保科学建设,试验区建设各项工作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

    体制机制不断创新。各试验区将体制机制创新作为核心任务,不断深化重点领域改革,在多个领域成功先行先试。东兴试验区试行4个“全国第一”和15个“广西第一”,在口岸开放、货币兑换业务、跨境人民币结算和贷款业务、城乡医疗保险统筹和工商登记注册方面推陈出新。瑞丽试验区不断创新口岸通关方式,海关平均无纸化通关率达到90%以上,平均通关时间降低为5分钟。

    经济增长态势强劲。2018年上半年,在稳中有变的经济形势下,各试验区经济增速保持稳健,有力地稳定了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形势。东兴、凭祥、瑞丽、勐腊(磨憨)试验区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均在8.5%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在9.3%以上,各试验区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保持在7%左右,瑞丽、勐腊(磨憨)、满洲里试验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在13%以上。

    互联互通水平提升。以中欧班列为代表的一批互联互通基础设施项目相继建成使用。截至2018年6月,二连浩特试验区共过境中欧班列525列,增幅214.4%;出入境货运总量为584.5万吨,增幅21.1%。东兴试验区防城港至南宁、广州、桂林高速铁路竣工,防城港至东兴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中越北仑河二桥完工投用,防城港港口已实现超1.5亿吨货物吞吐能力。

    产业发展加速聚集。试验区把产业发展作为工作重点,加快招商引资力度,产业体系不断完善。2018年1至5月,东兴试验区办理边境旅游通行证赴越旅游11.4万人次,同比增长50.6%,成为中越边境唯一常态化开通跨境自驾游的城市。瑞丽试验区引进云南捷烽等一批具备一级资质的企业入驻,累计注册企业161户(2018年上半年引进18户),完成税收6.1亿元。

    经贸往来提档加速。对外进出口贸易保持强劲增长,与周边国家开放合作持续深化。满洲里试验区2018年上半年口岸过货量增长2.3%,煤炭进口实现翻倍增长,集装箱货运量增长51.8%,果蔬出口增长6.3%。经满洲里、二连浩特口岸出入境中欧班列1328列,同比增长64.1%,发运集装箱增长32.8%。以满洲里为终到站的返程中欧班列首次实现进出基本平衡。瑞丽口试验区完成边民互市贸易信息化改造,边民互市交易额增长71.7%,并举办澜湄合作论坛、第二届中缅智库高端论坛等活动。

    民生保障条件改善。瑞丽试验区投入各类扶贫资金1.3亿元,贫困发生率下降至6.1%,改造提升城区绿化亮化,清理疏通城区雨污管网河道,建成保障性住房4581套。东兴试验区率先推进居民医疗保险城乡统筹,整合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村居民和相关外籍人口可享受同等待遇。

下一步,我委将按照“多协调,重落实,抓重点,出经验”的工作思路推进西部地区开放型经济发展工作。强协同。全面加强中央和地方的协同推进、部门之间的统筹配合,避免出现“两头热”和“中梗阻”。重落实。贯彻落实好国务院《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督促有关方面出台具体专项政策措施,加强预判分析与跟踪检查,进一步加大对试验区建设的支持力度。抓重点。积极争取中央预算内投资,把基础设施建设放在优先领域,打通关键节点,带动投资和经贸往来。坚持重点培育特色优势产业,在基本公共服务建设领域下功夫。出经验。进一步解放思想,打破现有的体制机制障碍,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先行先试、率先突破,在其他条件成熟的沿边地区适时推广,探索和创新经济合作、地区发展、兴边富民的新途径。

二、加快建立健全西部地区生态补偿机制

    西部地区生态地位十分重要,生态环境比较脆弱,建立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有利于激发西部地区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党中央高度十分关心西部地区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建设。2014年9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的讲话指出:坚持加强生态保护和环境整治、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做到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保护好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本钱。2015年11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提出,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在生存条件差、但生态系统重要、需要保护修复的地区,可以结合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探索一条生态脱贫的新路子。《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民族工作的意见》(中发〔2014〕9号)提出,率先在民族地区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切实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发展生态经济。2016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国办发〔2016〕31号)印发,建立了重点领域、重点区域、流域上下游以及市场化补偿机制的基本框架,促进了包括西部地区在内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

    一是生态保护补偿制度体系进一步完善。内蒙古、四川、云南、贵州、西藏、广西、宁夏、甘肃、陕西、新疆等省、自治区、先后出台实施了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实施意见,一些省区建立了矿产资源开发、冰川保护补偿的措施。西部地区纳入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范围的县(市、区、旗)占全国的62%,国家公园体制率先在三江源地区试点。西部地区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迈出坚实步伐,赤水河流域上下游补偿机制是我国首个跨三省的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长江上游地区享受长江经济带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政策。陕西从2013年起,每年补偿甘肃定西、天水两市各400万元。广西、贵州等省区开展省内跨市流域上下游补偿,取得初步成效。

    二是不断加大生态保护补偿资金投入。西部地区是我国森林资源和草场资源富集地区,国家根据财力,逐步提高生态保护补偿标准,国有国家级公益林补助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10元,集体和个人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补助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15元,草畜平衡奖励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2.5元,草原禁牧补助标准提高到每年每亩7.5元。西部地区国家级公益林10.6亿亩,占全国各地总和的65%,其中国有公益林占75%,集体公益林占63%。2017年,中央财政森林生态效益补偿投入175.8亿元,西部地区占60%。西部地区禁牧草原面积11亿亩,草畜平衡面积26亿亩,中央草原保护补奖资金187.6亿元,西部地区占96%。此外,湿地补助西部地区占43%,沙化土地封禁保护补贴投入占95%。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中央投入627亿元,西部地区占67%。中央支持青海祁连山、云南抚仙湖、广西左右江流域、四川广安华蓥山等开展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

    三是探索推进市场化生态保护补偿。水权、碳排放权、排污权、碳汇交易积极推进。重庆市2014年6月到2017年9月累计完成碳排放权交易366笔,成交598万吨,成交金额2100万元;2017年贵州省完成排污权交易37宗,交易金额1.1元;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2017年完成中国核证自愿减排(CCER)交易资金487万元。重庆市建立主城区对口支援三峡库区奉节县、巫山县、巫溪县,在生态修复治理、生态产业发展、生态小镇建设3个方面开展帮扶,探索生态综合补偿项目示范。

    生态保护补偿通过政府和市场的投入,促进了西部地区产业结构调整,转变了生态保护地区的生活方式,拓宽了农牧民收入来源渠道,有效增加生态产品和服务,引导经济结构提升和发展动能转换,实现了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有机统一,是一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要经济政策。但由于生态保护补偿作为联结保护者和受益者,以及生产、生活和生态的纽带,涉及复杂利益调节,实践中仍然存在很多困难和问题。比如生态补偿企业和社会公众参与程度低,资金渠道单一,补偿方式单调,市场化、多元化补偿方式少,补偿标准低;生态产品和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目前还没有广为接受的方法,补偿标准体系难以建立;生态保护补偿工作开展时间短,许多重大问题还需深入研究。

下一步,生态保护补偿工作将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积极推进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畅通企业和社会公众参与生态补偿的方式,逐步完善生态环境产权机制、交易机制、价格机制,研究支持生态产业化、资源有偿使用、限额交易等政策措施。引导社会和企业资金投入,培育地方发展新动能。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推进脱贫攻坚,发展生态经济,促进生态产业化,将生态效益转化为经济效益。考虑西部地区财力水平、生态保护任务、生态外溢性等因素,安排计划任务时予以倾斜。支持当地有劳动能力的生活困难农牧民转为护林员等生态保护人员。加强生态补偿资金监管,提高使用效益。

来源: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