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正司局级事业单位

坚持基本经济制度 把握“两个中性”原则

  •   发布时间:2019-07-31 14:44:14
  • 分享到:

坚持基本经济制度   把握“两个中性”原则

○高尚全

党的十五大总结了改革开放的实践经验,提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项基本经济制度”。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在这一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上迅猛发展,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不久前,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否定、怀疑民营经济的言论,引起了民营企业家的疑虑,冲击了市场的信心和预期。所幸中央及时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极其明确肯定地重申了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强调民营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指出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并提出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重要政策措施,从而引导民营经济走上了新时期的振兴之路。

一、把握好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原则是改革再出发的重要课题

改革再出发抓什么?要把握好两个中性(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原则。两个中性,好像是新概念,但其内核并不陌生,党的文件中经常提到过。2018年10月15日,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G30国际研讨会上首次提到竞争中性原则,他说:“经济结构改革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他的建言,可以说是根据我国改革开放的实践和国际上的经验教训提出来的。早在20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在其《竞争原则协定》中提出“竞争中性”概念。后来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将含义进一步拓展,为了避免国有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给国有企业带来额外的竞争优势,明确政府采购等8个方面的标准。

竞争中性原则很重要,但如果没有所有制中性原则,竞争中性原则很难落到实处。因此,建议把所有制中性也应作为重要原则。“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双重原则。各种所有制都是平等竞争、一视同仁。把握好两个中性原则,不仅是新时期对基本经济制度的创新和发展,而且对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乃至全面深化改革都有重要意义。

二、“两个中性”原则是市场经济的重要规律

所谓竞争中性,就是所有参与市场竞争的主体必须公平竞争,政府的行为不给任何市场主体参与者尤其是国企带来任何“不当的竞争优势”,不特别保护某一个竞争者。

所有制中性,就是各种所有制企业之间不仅要平等竞争,而且要一视同仁,不分我高你低,不因所有制差别而产生歧视,也不应对不同所有制规定专门的限制措施。

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原则都是为了公平、公正的市场发育成长创造环境,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我们党多次提出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的内核。党的十五大提出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后,党的十六大提出“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提出“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壁垒,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健全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自然人财产权的保护,清理有违公平的法律法规条款”。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十九大把“两个毫不动摇”写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

历次中央全会文件表述的核心实际上与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的内涵并无二致。即无论各种市场主体的所有制成分,在政策环境、法律保障、要素供给等方面,俱应平等竞争、一视同仁。但问题是,中央文件明确清晰地表达,为什么在执行过程中总是落实不到位?

造成上述困扰的根源,一是思想认识原因,二是既得利益原因。

在思想认识方面,主要是没有认识到“两个中性”原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规律。现在要深化市场经济改革,而且要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从基础性作用到决定性作用,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原则,就是市场经济的重要的规律。既然要搞市场经济,既然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理所当然地要搞所有制中性、竞争中性。

在既得利益方面,“两个中性”原则毫无疑问地将损害那些以往政策造就的特权、门槛获得的利益。落实“两个中性”原则,无异于釜底抽薪,使得既得利益主体丧失攫取利益的基础,因此,“两个中性”原则的落实必然会遭到各种掣肘。

三、坚决实施“两个中性”原则

实施“两个中性”原则,必须根据造成落实难的原因,有针对性地探求解决的方案。目前,可以从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打破行政性垄断

行政性垄断的本质是基于行政权力而产生的独家或少数企业对市场的垄断。

我国经济运行中存在的中小企业发展困难、价格关系扭曲、结构调整进展缓慢、资源消耗过高等问题,都与行政性垄断范围过广、程度过深导致市场机制作用发挥不充分有直接关系。

与行政性垄断相伴生的是行政权力过多介入微观经济活动,由此衍生了经济转型时期的秩序混乱和腐败现象,严重破坏了市场的公平。

要落实“两个中性”原则,就必须破除行政垄断,有必要把加快推进垄断行业改革作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突破口。

(二)发挥各方合力

“两个中性”原则要求,无论各种市场主体的所有制成分,在政策环境、法律保障、要素供给等方面,要平等竞争、一视同仁。政治环境的营造、法律保障的实施以及生产要素的供给,离不开各部门、各地方、各司法机构的共同努力。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贯彻“两个中性”原则的要求就难以满足,民营经济的发展就会陷入要么难以持续发展,要么发展起来就跑路的困境。

各部门、各地方、各司法机构都应当在党的领导下高度重视“两个中性”原则,必须协调一致,补齐政策和法律短板,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公平、稳定的环境。

(三)把有限的国有资本集中到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和领域

在我国398个国民经济行业中,国企涉足的行业仍有380多个,国有企业要瘦身健体。我国40年改革开放的进程,也是国有企业不断改革的进程。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国有企业改革指明了方向。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重要实现形式。提出产权是所有制的核心和主要内容,建立归属清晰、职权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

当时,不仅提出现代产权制度,而且提出要完善国有资本有进有退的体制机制,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更多地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国有资本集中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领域。国有经济有进有退,而不是说只进不退,而且明确提出来要加快推进和完善垄断企业的改革。

国有企业瘦身健体,特别是国有垄断企业的改革破题,对夯实我国国有资本经济的主导地位是有利的,也有利于“两个中性”原则的落实。

(四)国资委要从管人管事转到管理国有资本上来

党的十九大提出从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实行市场机制有效、微观经济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

首先,从管人管事转到管理国有资本,以求能够有效减少行政权力对微观市场行为的干预。行政权力对市场的干预,往往是造成“两个中性”原则无法落实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次,国有资本层面参与市场竞争,更有利于运用市场化的手段。既避免行政权力对微观市场的直接干预,又能够使得国有资本获得更灵活的手段。

最后,从管人管事转到管理国有资本能够实现具体微观领域的有进有退。管人管事要求每一条战线都必须有进无退,而管理国有资本,只要国有资本能够保值增值,那么具体投资领域的进退都会更加灵活,更加有利于国有资本集中到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领域上来。

四、应对贸易摩擦要主动落实“两个中性”原则

当前,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和纠纷是影响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升级和扩大以及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可能诱发系统性风险的重要诱因之一。因此,必须积极主动地采取各项措施来化解这一风险。一方面,必须针锋相对,据理力争,坚决回击特朗普政府的贸易讹诈和不合理要求。另一方面,则要加快完善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更加公平合理的市场环境,增强核心竞争力,减少被攻击的破绽。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主动落实“两个中性”原则。

中美贸易摩擦虽然在2018年阿根廷召开的G20上因习特会谈一度有所缓和,但是对华为孟晓舟的拘捕,表明双方的角力远未结束。美国方面的要求表象上是减少贸易逆差,实质焦点是两个:一是对国有企业的定性,认为我国国有企业享受特殊政策,处于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地位;二是希望压制我国的高科技产业,保持美国高科技的竞争优势。主动落实“两个中性”原则恰恰是应对这两个矛盾焦点的重要法宝。

“两个中性”原则的缘起本身就是在国际贸易中为创造不同国家不同所有制经济在市场经济体系中的公平竞争环境。对这一原则的主动应用和落实,有利于加快我国经济结构性改革,有利于我国市场经济地位在国际上被认可。

原载:《宏观经济管理》2019年7月